分手一年后,霉霉前男友似乎再也不需要为钱发愁了! –

娱乐资讯4周前发布 eardu
151 0 0

分手一年后,霉霉前男友似乎再也不需要为钱发愁了! -

最近,霉霉(Taylor Swift)的歌曲创作团队–或者说《Tortured Poets Department》–失去了一位荣誉成员:她的前男友乔·阿尔文(Joe Alwyn)。这对昔日情侣在交往六年后于2023年初分手,他们对恋情的保密是出了名的。因此,当阿尔文透露他以威廉·鲍威利(William Bowery)的笔名共同创作了霉霉2020 年的专辑《folklore》和《evermore》中的多首歌曲时,歌迷们感到非常惊讶。现在看来,他的Bowery的日子将永远持续下去……至少在经济上。

根据《生活与时尚》杂志的报道,阿尔文的创作报酬非常丰厚。”无论公平与否,这都让他成为了一个非常富有的人。一位知情人士说:”乔从版税和霉霉时代巡回演唱会上赚了很多钱,他再也不需要为钱发愁了。”

分手一年后,霉霉前男友似乎再也不需要为钱发愁了! -

这一观点似乎与该媒体对阿尔文版税收入的分析不谋而合。本月早些时候,《生活与时尚》报道称,这位演员从Spotify(全球最大的音乐流媒体平台)的流媒体中获得了约230万美元的收入。这个数字还不包括霉霉在现场演唱这些歌曲时获得的版税,以及其他流媒体服务的收入。另一个消息来源称,这个数字可能会暴涨,因为自从霉霉从2023年3月开始时代巡回演唱会以来,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她的唱片上。具体来说,据报道,巡演开始仅九个月就达到了十亿美元俱乐部的规模。

“霉霉的专辑卖出了数百万张,并且在流媒体服务上继续保持巨大的销量……他每年很容易就能从他的贡献中获得五位数的收入。为霉霉这么伟大的专辑写六首歌保证了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该杂志。

此外,据《公告牌》统计,霉霉去年在Spotify上的流媒体收入超过1亿美元。霉霉和她的团队都没有证实这个价格;不过,如果准确的话,这将为她加冕音乐平台 “2023年流媒体播放量最高艺人 “的头衔。

在《folklore》和《evermore》这两张充满木质风情的专辑中,阿尔文参与了一些曲目的创作,详细描述了一段感情的起伏。包括《evermore》中的《香槟问题》(Champagne Problems)、《永恒》(evermore)和《康尼岛》(coney island)。

但他最好的作品是《folklore》中的《exile》和《betty》,这两首歌为他和霉霉赢得了第二年的格莱美奖。 在2022年的《Midnights》中,他还参与创作了《Sweet Nothing》,现在霉粉已将这张专辑视为分手专辑。 这首民谣总是让人感觉到她与阿尔文之间的特殊关系,她在歌声中诉说着与某人一起远离媒体的压力,寻找一个安全的空间。

“我进来后就想,’嘿,这可能真的很奇怪,我们可能会讨厌这样,但因为我们被隔离了,没有其他事情发生,我们能不能试着看看我们一起写这首歌会是什么样子?'”霉霉在她2020年的迪士尼+电影《folklore: The Long Pond Studio Sessions》时说道。

霉霉说,阿尔文为《exile》写下了 “整个钢琴部分”,她回忆说:”他只是在唱,整个第一节就是这样……我听得入迷了,问他我们是否可以继续写这首歌。”

此外,阿尔文与霉霉的合作也为他赢得了2021年音乐界最大的荣誉,《folklore》获得了第63届格莱美奖年度最佳专辑奖。 在舞台上,霉霉罕见地向当时的男友致敬。

她在接受格莱美奖时说:”阿尔文是我写的每一首歌都会播放的第一个人,我和你在隔离时写歌的时光是最美好的。

霉霉此前承认,如果不是因为因为而一起被困在家中,她认为自己不会与阿尔文合作。

分手一年后,霉霉前男友似乎再也不需要为钱发愁了! -

霉霉在2020年12月接受《苹果音乐》(Apple Music)的扎恩·洛威(Zane Lowe)采访时谈到阿尔文时说:”他一直只是在演奏乐器,并没有’我现在正在写一首歌’这样的策略。 “他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但我觉得我们是否会迈出这一步,’嘿,让我们看看这里是否有一首歌。 我们一起写一首歌吧”? 我不认为这会发生,但我很高兴它发生了”。

《Sweet Nothing》有可能不是对阿尔文的最后一曲颂歌。 随着霉霉进入《Tortured Poets Department》时代,许多霉粉认为她可能会在专辑中提到他们过去的关系。 随着两人的分手,可以肯定的是,这位英国演员将不再出现在霉霉的创作阵容里,也不会在未来的任何曲目中出现。

但霉霉用自己的方式赢了回来,因为她将于4月19日发行新专辑《The Tortured Poets Department》,据传这张专辑将讲述她与阿尔文的关系。

粉丝们很快意识到,这张专辑的名字与阿尔文与演员保罗·梅斯卡尔(Paul Mescal)和安德鲁·斯科特(Andrew Scott)组成的WhatApp群聊”The Tortured Man Club”十分相似。

阿尔文在接受《GQ》采访时透露:”The Tortured Man Club(被折磨的男人俱乐部),我猜是对梅斯卡尔在《普通人康奈尔》中的角色的一种反思。”据《每日邮报》的消息来源称,霉霉在刚开始聊天时可能对这个名字有意见。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霉霉就因为这个名字和他有过争执……她不想让人们觉得这和她有什么关系,所以当他说出这件事的时候,她当然很困扰。”

在霉霉的整个职业生涯中,因为她写下了自己的浪漫经历而被媒体贴上了厌恶女性的标签,这对她来说是一种合理的恐惧。

不过,据同一消息来源称,阿尔文并不希望即将发行的专辑会对他有任何不满。

“她用代码和参考点来写她的过去。 这可能只是她在反思他们在一起的时光,而他希望这没有别的意义。”

5个迹象表明霉霉的新专辑《The Tortured Poets Department》将与乔·阿尔文有关

霉霉的新专辑名字似乎参考了乔·阿尔文的群聊

在获得2024年格莱美奖最佳流行演唱专辑的获奖感言中,霉霉宣布了她的第11张录音室专辑《The Tortured Poets Department》的推出。

“所以我想告诉你们一个过去两年一直瞒着你们的秘密,向你们表示感谢,那就是我的新专辑将于4月19日发行,”她说。“叫做《The Tortured Poets Department》。我现在就去后台把封面贴出来。谢谢你们!我爱你们。”

之后,在2022年12月的一次综艺采访中,乔·阿尔文和保罗·梅斯卡尔证实了他们与安德鲁·斯科特的WhatsApp群的存在,这个群被称为“被折磨的男人俱乐部”。

“最近没什么用,”阿尔文说,梅斯卡尔回应道,“我觉得我们现在受的折磨少了。”

《The Tortured Poets Department》发行日期意义重大

据霉霉透露,《The Tortured Poets Department》将于4月19日发行。

不管怎么说,霉霉和阿尔文在2023年3月分手后,他们分手的消息也在2023年4月出现。霉霉和她的团队于2023年4月19日在Instagram上取消了对阿尔文的关注。

《闪电侠The Bolter》是关于乔·阿尔文的吗?

霉霉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Eras巡回演唱会上向粉丝们介绍了她的新专辑。据霉霉透露,专辑还有一首名为《The Bolter》的额外曲目。

霉粉们开始猜测,这首歌可能是指阿尔文在MTV音乐录影带颁奖晚会后跑到他们的车里,拖着她躲避狗仔队的那次。

不像她和阿尔文的关系,她经常被拍到和男友特拉维斯·凯尔斯在一起。

“当你说一段关系是公开的,这意味着我会看到他做他喜欢的事情,我们会为彼此而出现,其他人在那里,我们不在乎,”她告诉《时代》杂志。“与此相反的是,你必须付出极大的努力,以确保没有人知道你在和别人约会。我们都为彼此感到骄傲。”

《The Tortured Poets Department》中的一首歌与《伦敦男孩》产生共鸣

2024年2月6日,霉霉公布了新专辑的曲目表。扫描后,粉丝们注意到有几首歌可能是针对阿尔文的,包括《So Long, London》。

在她的情人专辑中,歌曲《伦敦男孩》是关于她当时的男友的。

霉霉在分手前制作了新专辑

据霉霉的朋友杰克·安东诺夫说,霉霉在2021年12月创作了她的第一首分手歌曲《你失去了我》,暗示了当时这对情侣的破裂关系。

霉霉似乎在同一时间录制了这首歌和《The Tortured Poets Department》,她在东京告诉参与她的时代之旅巡演的粉丝,她“两年前”开始创作即将发行的专辑,大约在2021年底或2022年初。

霉粉们就这张专辑的主题提出了一些令人信服的理论。

主视觉不再是鲜艳的颜色

这张黑白相间的专辑封面上,霉霉穿着透明背心和黑色高腰短裤躺在床上。这种审美让人想起了2017年的《reputation》,这是霉霉第一首讲述她与阿尔文关系的歌曲。

“有趣的是,《reputation》也是黑白分明的,她和乔坠入爱河,现在是分手。有一些颜色介于两者之间,但现在它们消失了,”一位粉丝在Reddit上讨论即将发布的版本时写道。

继《reputation》之后,霉霉又推出了2019年的《Lover》,将单色和蛇色换成了泡泡糖粉和蝴蝶色。在收尾曲《日光》中,霉霉唱道:“我曾经相信爱情是黑白的,但它是金色的。”新专辑的配色方案似乎暗示着那个黄金时代的结束。

和《小美人鱼》故事的关联

第6首歌的标题是《But Daddy I Love Him》,这是爱丽儿在迪士尼电影《小美人鱼》(顺便说一下,这部电影是在霉霉出生的那年上映的)中对埃里克王子的经典台词。

霉粉们把爱丽儿为爱放弃自己的嗓音和霉霉在与阿尔文的恋情中保持低调相提并论,阿尔文是出了名的注重隐私。

一位粉丝在X上写道:“但是爸爸,我喜欢他成为小美人鱼的原型,因为爱丽儿放弃了自己的声音,和她一生的挚爱在一起。”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相信这首歌是关于阿尔文的。一些粉丝指出,哈卷哈里·斯泰尔斯穿着印有“小美人鱼”字样的衬衫的老照片,证明这首歌的灵感可能来自他。

霉霉和哈卷的恋情从2012年底持续到2013年初。他们的恋情被认为是霉霉多首歌曲的灵感来源,包括《Style》、《Out of the Woods》和《I Knew You Were Trouble》。

克拉拉·鲍的爱情

分手一年后,霉霉前男友似乎再也不需要为钱发愁了! -

收尾曲《Clara Bow》出自霉霉之手并不令人意外,她曾写过关于被误解的社会名流(《最后的伟大美国王朝》)和对名声失望的小明星(《幸运儿》)的歌曲。

克拉拉在20世纪20年代的默片时代成为一颗明星,并被广泛称为第一个“It Girl”。在后来的生活中,她与心理健康问题作斗争,变得越来越隐居。

克拉拉曾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这位少女一直在笑着跳舞,但她内心深处有一种悲剧的感觉,她不快乐,幻想破灭,这就是人们的感觉。”

这种情绪与斯威夫特2020年的歌曲《Mirrorball》的主题相似,在这首歌中,她将名人的概念比作闪亮的破碎的球体。

“我是一面镜子,今晚我会让你看到你自己的每一个版本/我会把你带到地板上,闪闪发光,当我打破它时,它变成了一百万块,”她低声唱道。

霉粉们猜测,这首歌将提醒人们成名和公众监督的代价。

一位X用户写道:“我病了……克拉拉·鲍的个人生活和对她感情生活的猜测被谈论得太多,以至于她最终崩溃并去了疗养院……霉霉向所有人发出了一个信息。”

伊迪娜·萨克维尔夫人

关于《The Bolter》(闪电侠)的一个更深层的理论是,霉霉是否在写伊迪娜·萨克维尔夫人(Lady Idina Sackville),一位20世纪30年代在肯尼亚殖民地定居的英国贵族。2008年,她的曾孙女弗朗西丝·奥斯本(Frances Osborne)写了一本关于她的纪实书,名为《波特》(The Bolter)。

萨克维尔在离开丈夫与另一个男人私奔后得到了这个绰号。她共结过五次婚,离婚了五次,这也导致了“闪电侠”的绰号。

虽然霉霉喜欢写历史人物(见上面的克拉拉·鲍),但《The Bolter》也可能是指她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与一系列名人约会所带来的声誉。

《信天翁》

在2月23日于澳大利亚悉尼举行的时代巡回演唱会上,霉霉宣布了另一首名为《信天翁》的特别收录歌曲,而霉粉们则将这首歌与阿尔文联系起来。

起初,霉粉们直接去了《韦氏词典》(Merriam-Webster),该词典将信天翁定义为“引起持续深切关注或焦虑的事情”或“严重阻碍成就的事情”。

另一些人则把这一理论与1798年塞缪尔·泰勒·柯勒律治的诗歌《古水手之歌》联系起来,这首诗引入了信天翁的比喻,因为信天翁是一种象征好运的鸟,它跟随一艘船出海。当水手杀死信天翁时,船开始遭受痛苦,水手被迫将死信天翁挂在脖子上,作为内疚的象征——或者作为负担。(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信天翁可以飞行六年而不着陆。霉霉和阿尔文的恋爱关系长达6年。)

《黑狗》

霉霉在新加坡三月时代巡回演唱会上宣布了新专辑第四个版本。这版新专辑将附带一首名为“黑狗”(The Black Dog)的歌曲,这是对抑郁或极度悲伤的一种流行表达。

“对很多人来说,这个比喻描述了一种以悲伤或缺乏意志为特征的抑郁状态,包括失去参加你曾经喜欢的活动的欲望,”心理健康服务机构BetterHelp的定义是这样的。“这个比喻对患有抑郁症的成年人和儿童,以及亲人有抑郁症症状的人都有帮助。”

虽然这首歌的名字似乎指向了某人生命中的一段黑暗时期,但一位X用户指出,这可能与专辑中的另一首歌有关。

这位粉丝写道:“克拉拉·鲍不仅有一只黑狗,还在它死后为它写了三页的悼词,这是最具霉霉风格的事情。”

悲伤理论的阶段

在霉霉宣布专辑的两个特别版本后,粉丝们开始猜测霉霉会发行五个版本,每个版本都代表着不同的悲伤阶段。悲伤的五个阶段是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在1969年出版的《论死亡与临终》一书中首次提出的,分别是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抑郁和接受。

霉霉和阿尔文在交往六年后于2023年4月分手。此后,霉霉与堪萨斯城酋长队的近端锋特拉维斯·凯尔斯(Travis Kelce)继续交往,而阿尔文则在本月初与《野蛮人》的女主角艾玛·莱尔德(Emma Laird)传出约会绯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